?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廉政教育 >以案說紀

支書打小算盤 “沙霸”竟能入黨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更新時間:2019-02-14 09:47:21

 

 

圖為鄭金西的入黨材料和參與換屆選舉材料。方敏 攝

“一個有犯罪前科、屢教不改的人,怎么能又入黨又當村干部?”“他在村里高價賣沙子,不從他手上買就不讓建房!”……2018年6月,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區紀委監委接到一封實名舉報信,字里行間滿是義憤,直指該區新度鎮善鄉村村民鄭金西為非作歹卻被吸收入黨并擔任村干部、利用土地協管員身份強買強賣沙石等問題線索。初步核實后,荔城區紀委監委立即展開調查。

隨著調查的不斷深入,幕后推手善鄉村黨支部書記鄭金星浮出水面,其處心積慮培養“接班人”的“荒唐計劃”也暴露無遺。

欺行霸市,沒有人敢得罪他

“他以前坐過牢,身上還有龍虎紋身……”在福建省莆田市善鄉村,提起鄭金西這個名字,人們諱莫如深、避之不及。借用村民的一句原話,“沒有人敢得罪他。”

1999年,鄭金西因搶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2006年、2007年,他因故意傷害罪先后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拘役四個月;2011年8月,他又因涉嫌敲詐勒索被刑事拘留。

這些斑斑劣跡,早已不是秘密。村民們不敢得罪他,不僅因為這是個有黑惡勢力背景的“混混”,更重要的是這個“混混”還當上了村委會副主任兼治保主任、土地協管員,掌管著全村的建房審批“大權”。

“想要把房子蓋起來,就得去鄭金西那里買沙石。”在善鄉村,這是大伙兒都心知肚明的不成文“規定”。

2017年9月,鄭金西開始在村里經營沙石生意。一方面,他脅迫沙場老板葉某不得向村民出售沙石;另一方面,他又以低價從葉某處購入沙石,轉手高價賣出,從中漁利。

鄭金西利用土地協管員的職權便利,暗示前來申請建房的村民:若想要順利翻建房屋,必須向他購買沙石,否則審批就會遇到重重阻礙。

更讓村民氣憤的是,鄭金西售出的沙子摻土嚴重、價昂質劣。曾有建房戶向鄭金西反映這個問題,得到的回答卻是“現在的沙子就這樣”,迫于鄭金西的“惡霸”勢力,建房戶便不敢多說。

劣跡斑斑,居然入黨又當“官”

這樣一個有著犯罪前科、不思悔改的“惡霸”,怎么有資格入黨?又怎么能擔任村干部?帶著不解,調查組人員通過調閱鄭金西的入黨資料,鎖定了兩個關鍵人物:徐開生和鄭金星。

“我只是吸收他為入黨積極分子。”據徐開生交代,2014年3月至2015年6月期間,他擔任新度鎮黨委委員、副鎮長、善鄉村包片領導,期間掛職任善鄉村黨支部書記。鄭金西在村里有些影響力,徐開生掛職期間,為了便于開展工作,經常到鄭金西開的礦泉水廠喝茶。有一天,鄭金西提出想要入黨,徐開生知道他有犯罪前科,當下有些猶豫,但考慮到他那陣子比較配合工作,還是答應了下來。

2014年10月,徐開生組織召開村黨支部委員會議,吸收鄭金西為入黨積極分子,并確定鄭金星為他的培養聯系人。鄭金星也是村里的“一號人物”,自2015年7月開始擔任善鄉村黨支部書記。

“徐開生是領導,他提出讓鄭金西入黨,我肯定要答應。”鄭金星辯解道。但隨著調查的深入,調查組人員發現真相遠沒有他說得這么簡單。

鄭金星深知有犯罪前科、依舊橫行鄉里的鄭金西不適合入黨。但2015年11月,他依然以組織名義開具了“鄭金西無違紀違法行為”的《政審證明》,并主持召開村支委會確定鄭金西為發展對象。隨后,經支部大會討論,接收其為預備黨員。一年后,鄭金星又主持召開支部大會,同意鄭金西按期轉正。其間,鎮紀委接到群眾反映鄭金西存在違紀違法問題,他的預備黨員資格才被取消。

入黨不成,鄭金星、鄭金西又盯上了村干部的職位。“鄭金星說我只要提供個人資料,再找個人陪選就好,其他問題他來解決。”2015年村級換屆選舉期間,鄭金星鼓動鄭金西參加村委會副主任選舉。鄭金西原本擔心自己有犯罪前科會影響參選,但鄭金星一句“包在我身上”,打消了他的顧慮。

“村干部人選都是他說了算。”善鄉村其他村干部介紹,他們內心不同意鄭金西擔任村委會副主任,但鄭金星在村里大搞“一言堂”,凡是他敲定的事情,沒人敢反對,迫于鄭金星是村支書、鄭金西是“混混”的壓力,也就默許了。

2015年8月,在鄭金星的運作下,鄭金西當選善鄉村村委會副主任兼治保主任、土地協管員。

貪戀權力,妄圖培養“接班人”

“是我讓建房戶到鄭金星弟弟的水泥店買水泥。”調查人員與鄭金西談話發現,在鄭金西擔任土地協管員后,鄭金星便讓弟弟在村里開了一家水泥店,并交代鄭金西,只要有村民申請建房,就讓建房戶去這家店買水泥。在鄭金西的幫助下,鄭金星弟弟的水泥店剛開業,生意就迅速壓制了競爭對手。

就這樣,村支書和“混混”“強強聯手”,迅速操控了村里的水泥和沙石市場。鄭金星明知村民怨聲載道,但為了自身利益,他一直“裝聾作啞”。

“我馬上就要退了,當不了幾年村干部。”鄭金星坦言,鄭金西感念自己讓他擔任村干部,因此很聽話,他盤算著如果能把鄭金西培養成自己的“接班人”,那么即使以后退了,在村里也還能說得上話。正是在這一思路支配下,讓鄭金星對鄭金西的胡作非為一味包庇。

在荔城區紀委監委開展調查的過程中,鄭金星依舊抱有僥幸心理,沒有如實交代鄭金西經營沙石生意的情況,甚至在得知鄭金西找社會人士恐嚇威脅舉報者后,仍不予制止也不上報。

2018年8月,荔城區紀委監委將鄭金西的違法犯罪問題移送公安機關處理,之后,鄭金西因涉嫌強迫交易罪被荔城區檢察院批準逮捕。就在鄭金西被抓后,鄭金星還打電話給鄭金西的朋友鄭某,請他幫忙疏通關系,結果導致鄭金西的一名同案人員逃避公安機關偵查。

9月,荔城區紀委監委給予徐開生黨內警告處分。鄭金星因還有其他違紀行為,被給予開除黨籍處分,同時免去其善鄉村黨支部書記職務。2018年換屆期間,新度鎮黨委責令鄭金西辭去善鄉村村委會副主任兼治保主任、土地協管員職務。

12月28日,鄭金西因強迫交易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九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至此,這個由村支書處心積慮、培養“接班人”的“荒唐計劃”最終化為泡影。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

第八十條 違反黨章和其他黨內法規的規定,采取弄虛作假或者其他手段把不符合黨員條件的人發展為黨員,或者為非黨員出具黨員身份證明的,對直接責任者和領導責任者,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處分。

違反有關規定程序發展黨員的,對直接責任者和領導責任者,依照前款規定處理。(本報記者 管筱璞 通訊員 吳雨辰 曉玲)

 

  • 中共哈爾濱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哈爾濱市監委 版權所有
  • 技術支持:黑龍江華夏千博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編號:黑ICP備06006535 
  • 公安機關備案號 23010202010188 您是當前第位訪客
nba篮彩预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