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曝光臺

駕考“一支筆”走向不歸路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更新時間:2017-03-21 08:50:22

圖為被羈押在五常看守所內的侯寶光。

2016年年初的一天,一名頭戴棒球帽、用大口罩遮住臉的男子走進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某銀行貴賓室。貴賓室內,該男子從隨身攜帶的紙袋里掏出一沓沓嶄新的百元大鈔扔在柜臺上。

“先生,您存多少錢?”銀行工作人員問。

“沒數。”該男子回答。

“他沒數過。”工作人員對旁邊一位同事說。

這是該銀行一段監控視頻的內容,視頻中這個經過喬裝改扮、連數都不數就來存錢的“貴賓”叫侯寶光,時任哈爾濱市公安局交警支隊考驗處處長。2016年3月,侯寶光因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調查,被查時視頻中他用來存錢的那張卡內尚有余額1126萬元,而這只是他眾多不義之財中的一筆……

上任第三天,就有人拿著成捆的鈔票“拜訪”

2011年2月,侯寶光當上了哈爾濱市公安局交警支隊考驗處處長,該處負責全市駕駛證的考試、補辦、審驗等工作,管理著全市130多家駕校和10多家考試場。考驗處處長雖然級別不高(副處級),卻是“實權派”。上任后的第三天,就有人拿著成捆的鈔票來“拜訪”侯寶光。

和大多數因貪腐“落馬”的官員一樣,侯寶光剛到任時“小心翼翼,面對金錢并沒有動心”,然而在大方面謹慎克制的同時,他卻在“小節”上放松了警惕。錢不收,但一條煙、一瓶酒、一些小禮物在他看來卻是正常心意的表達,收下無妨。一旦他肯收,自然就有人愿意送。漸漸地,找他“表達心意”的人多了起來,這些“心意”越來越有分量,他的“接受能力”也越來越強。

侯寶光不抽煙、不嗜酒,最大的愛好就是收藏錢幣、郵票等,于是便有人想方設法投其所好。在這樣溫水煮青蛙的過程中,他的防線一寸寸失守,最終潰塌。

“我們在查封他藏匿所收受禮品的房間時,看到的場景令人震驚!”當時的執紀人員記憶猶新,價值不菲的名酒、名煙、各種紀念鈔、紀念郵票、字畫、金銀玉器擺件裝了滿滿兩車……而他用來藏匿財物的房間也另有蹊蹺,他原本在松北區某小區有兩套房,將其中一套以遠高于市場的價格賣給了與他素有“經濟往來”的老板張某。房子雖賣了,侯寶光卻在里面給自己留了一個房間,并換上一扇只有他才能打開的門,且從不告訴張某該房間作何用途。

侯寶光被貪欲迷了雙眼,早已看不見紀律的剛性要求,他頻踩“紅線”、屢破“底線”,在瘋狂斂財的行為中黨性和理想信念蕩然無存。

提起他,管理服務對象只說一個字“黑”

“一個字,黑!”提起對侯寶光的印象,管理服務對象紛紛表示,“找他辦事,不送錢辦不了,但送錢還不一定能送出去,因為有時候他不收錢,直接要股份。”侯寶光的貪婪和霸道讓眾多管理服務對象苦不堪言,得知他被紀委立案調查后,許多和他打過交道的管理服務對象甚至主動找到執紀人員,提供他的違紀問題線索。

當上考驗處處長之后,侯寶光身邊的老板朋友越來越多,這些人各懷目的接近他,挖空心思獻殷勤。其中一名張姓老板,不管什么時候、不管什么人,只要侯寶光把乘機人的身份證號傳給他,他就立刻給訂機票、訂酒店,幾年下來,僅此一項支出就達10余萬元。

看著老板們為自己鞍前馬后地殷勤服務,聽著他們極其受用的吹吹捧捧,侯寶光飄飄然了,權力欲越來越膨脹,作風越來越霸道。他將考驗處視為自己的獨立王國,一副唯我獨尊的派頭,根本不拿組織紀律當回事,大事小事不經集體研究決定都由自己拍板。對待管理服務對象更是頤指氣使,以權壓人,嚴重違反群眾紀律,影響惡劣。

2011年7月,沒有經過正規招標程序,侯寶光就指定哈爾濱某科技開發公司為交警支隊考驗處安裝了門禁系統,共花費50余萬元。其后,該公司負責人曾某找到侯寶光,請他幫忙在駕校和考試場中推廣其公司門禁系統,并表示一定會好好感謝他。

為了這一句“好好感謝”,侯寶光以考驗處的名義要求全市10多家考試場都安裝該公司的門禁系統,甚至還親自打電話攤派任務。有的考試場原本有門禁系統,但因擔心得罪侯寶光沒有好果子吃,只得“花錢買平安”,按他的吩咐辦。其后,曾某果然兌現諾言,給侯寶光送去20萬元。

用侯寶光的話說,“我在考驗處處長的位置上,對這些考試場有制約,這些考試場應該給我面子。”制約和回報在侯寶光這里畫上了等號,底氣十足的“應該”二字背后是他極盡扭曲的權力觀,也為這響當當駕考行業“一支筆”的覆滅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

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到頭來搬起石頭砸自己

張狂逾矩的行為背后是侯寶光的自恃聰明,心懷僥幸。為了掩飾違紀行為,他機關算盡,跟組織大玩“障眼法”。

侯寶光用于存放巨額存款的銀行卡并不在他名下,而是在一次同學聚會后,用某同學兒子的名字開的賬戶,此后這張卡就一直由他持有使用,真可謂“未雨綢繆”;賣房給張某時,他為自己留了間“密室”用來收納所斂之財,以為房門一鎖就神不知鬼不覺;收受大額錢款,怕在賬戶上留下痕跡便投資了保險,又怕大額保險惹人生疑,于是在向組織報告個人有關事項時刻意隱瞞;去銀行存錢,生怕被人認出來,便喬裝改扮……

“執紀必嚴,違紀必究。”侯寶光覺得這只是說說而已。看著一大批被查處的腐敗官員,他覺得與自己無關。在黨中央鐵腕懲腐的大背景下,侯寶光仍不知止、不收斂。面對組織他不忠誠、不老實,對自己的問題百般隱瞞,以為這樣就能萬事大吉。殊不知,沒有任何黨員干部可以在紀律面前“搞特殊”,違紀被查并不是碰運氣的概率性事件而是必然。

“自己不檢點出了事,辜負了組織的信任。”“自由太可貴了,真的,現在如果讓我出去,哪怕是光著腳走到哈爾濱,我都覺得是快樂的。”侯寶光被調查時痛哭流涕地懺悔,可惜他的覺悟來得太晚。2016年3月,因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群眾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等“六項紀律”,侯寶光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執紀者說

魚貪餌,容易上鉤;人貪利,終落陷阱。侯寶光的“落馬”再次為廣大黨員干部敲響警鐘,誰都沒有天生強大的“免疫系統”,必須不斷錘煉黨性、涵養官德、合理管控自己的欲望才能保持“筋強骨壯”。大多數腐敗官員像侯寶光一樣,都有一個“胃口”逐漸變大的過程,從一瓶酒、一條煙開始,到后來什么都敢收,底線就這樣一點一點被腐蝕掉,因此黨員干部對自己的要求一定要嚴在日常,從小節、小問題抓起,時刻繃緊紀律這根弦,才能避免重此類悲劇再次上演。(本報記者 劉一霖)

 

  • 中共哈爾濱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哈爾濱市監委 版權所有
  • 技術支持:黑龍江華夏千博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編號:黑ICP備06006535 
  • 公安機關備案號 23010202010188 您是當前第位訪客
nba篮彩预测分析